四只叫李狗蛋的U.S.A.短毛猫

当前位置: 钱柜手游app > 幽默笑话 >

文|老薛是只喵

我叫李狗蛋,是一只纯种的美国短毛猫,之所以取了这么个接地气的名字,是因为我那游历过四大洲的小主人说这名字充分体现了东西方结合的特色。

小主人开了一家杂货铺,里面放满了她从四大洲淘回来的各种东西,其实用现在流行的话叫精品店,但我还是喜欢叫杂货铺,就跟我的名字一样,接地气!其实小主人也喜欢别人称她的小店为杂货铺,因为小主人是东野圭吾的粉丝,你要问我东野圭吾是谁?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一名推理小说家,还不是中国人。

杂货铺的书架上摆放的都是东野圭吾的小说,其中有一本叫做《解忧杂货铺》(好像又叫《解忧杂货店》,反正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敢肯定地说小主人一定是受这本书的启发开了这家杂货铺。

平时闲来无事,我就在杂货铺门口晒晒太阳,哼哼小曲儿(无外乎就是喵喵叫几声)。小主人的妈妈李阿姨帮着她看店,李阿姨最喜欢拿一根带羽毛的小杆子逗我,每次我都上当,其实我也没那么笨,只是看到李阿姨的笑容心里感到很高兴。

李阿姨是一个慈善的人,她对我真是好,平时照顾我的吃喝拉撒睡,总是亲切地对我说:“狗蛋儿啊,饿了就跟阿姨说,阿姨去给你准备好吃的!”

每位来店里的顾客都喜欢逗逗我,还喜欢给我拍照,每当这时,李阿姨都会对我说:“狗蛋儿,摆个好看的pose!”我或趴着,或站着,或蹦着,总之,要把我最帅的一面展现出来,没准儿咱以后就成了猫界一名冉冉升起的新星呢!

爱吃土耳其软糖的小姑娘
琪琪是杂货铺的常客,今年才六岁,她很喜欢小主人从土耳其带来的软糖,每次小主人从土耳其回来,她总要和爸爸来光顾,买一大包土耳其软糖回家。我看到这个小丫头吃软糖的开心样子,感觉无比幸福。

琪琪还不忘我这个老朋友,买到糖都要包一个拿到我嘴边:“狗蛋儿,你也吃!”说实话,我真是对甜食没啥子兴趣,但是看到琪琪那期盼的小脸儿,我只能勉为其难地舔两口,看到我假装美味的样子,琪琪总会拍着小手兴奋地说:“爸爸你看,狗蛋儿也喜欢吃糖呢!”

琪琪是个可怜的孩子,因为她有眼疾,看东西十分困难,每次都要把我从头摸到尾,然后一脸夸赞的表情:“狗蛋儿,你一定长得很漂亮。”听到琪琪的表扬,我越加相信自己会成为猫界明日之星了。

琪琪爸爸是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幽默的北京叔叔,有着北京人的爽快和语言天赋,每次来店里,他总会跟李阿姨聊一些趣闻,但一提到琪琪妈妈,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所以就连我这只猫都知道琪琪妈妈是一个不能提的禁忌话题。

那天清晨,我起了一个大早,发现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阳光明媚,天空中还飘着一朵朵像棉花糖似的云彩。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心情无比畅快。

小主人刚从土耳其回来,又带回来一堆土耳其软糖,我想琪琪今天应该会过来吧,我已经许久未见到她了。其实,我是一只孤儿猫,刚生下没多久我的猫妈就仙逝了。印象中我的猫妈是一只温柔的猫妈,她总是用她柔软的舌头舔我脑袋上的毛儿。

对于一出生没多久就成孤儿的我,很羡慕琪琪有一个那么疼爱她的爸爸,但是对于她的妈妈,我又不甚理解了,按理说天下的妈妈不是都会为了孩子而舍弃一切吗?为什么她的妈妈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呢?在我这只猫来看,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四脚朝天,享受着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心想:我可真是太幸福啦,虽然是只孤儿猫,无父无母,但是有疼爱我的李阿姨和小主人。又一想,琪琪今天会过来吗?等她过来了,我一定要到她脚边打三个滚以表示我对她的想念。

这几日,我总感觉周围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我们,凭我这只纯种美国短毛猫的第六感(都说猫是灵物,所以我也就自称灵物了),我们肯定是被谁盯上了,这可咋整啊,莫非小主人得罪了谁?有人要谋杀我们吗?看来我也是受到了东野圭吾先生的熏陶,患了被迫害妄想症了。不管了,既然有人要破坏我们的安宁,我就要跟他们斗争到底!于是我这几天也不上蹿下跳了,躲在小店一个旮旯处,伺机行动。

就在我假寐之时,我终于发现了监视我们的那个人,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其实我只是从她的衣着和被墨镜遮住的大半部分白皙的脸庞看出来的。她总是坐在对面小吃店的某个把角的位置,透过玻璃窗向我们看过来,不过这么隐秘的地方也只有我聪明的李狗蛋才能看到,所以说猫的眼睛是可以当透视镜用的。

这个女人她是谁呢?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到底在监视谁呢?这种种疑问在我心中就像李阿姨手中的羽毛棒,扰的我心烦意乱。

要说我天生具有神探天分还真是不假(所以以后请称我为神探李狗蛋,谢谢!)通过我几天不懈的观察与追踪,我终于知道这个神秘女人的身份了——原来她就是琪琪的亲妈!

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发现只有琪琪来的时候她才出现,而且她看琪琪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好像我那早逝的猫妈看我的眼神一样(想到我的猫妈,我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这位传说中的琪琪的妈妈怎么突然出现了?她要做什么呢?

答案在几天后浮出水面了,一个令人伤感的答案:琪琪的妈妈是来带她走的。

那天,李阿姨拿着羽毛棒有一搭无一搭地跟我聊天:“狗蛋儿,你知道吗?琪琪要走了,要去美国了。”正在假寐的我听到琪琪要走的消息突然一激灵,闭上的眼睛立马睁开了。

李阿姨继续说:“琪琪的妈妈要带她去美国看眼睛了,不回来了!”

迄今为止,我的人生共有两次离别,一次是我那早逝的猫妈离开我的时候,那时我还懵懂无知,只是小主人告诉我妈妈去天国了,我也不知道天国在哪里,只是觉得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第二次就是这次了,我头一回感到离别的酸楚。

那两天我都蔫蔫儿的,也提不起精神,直到那天琪琪来,她是来跟我道别的。

我喵喵地叫着,一个劲儿地往她脚边蹭,琪琪也很伤心,她试图抱起我,但是没抱动,因为她太小,我太肥了。

她蹲下来跟我说话:“狗蛋儿,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治眼睛,等我眼睛治好了就回来看你!”

她边说边抚摸我身上的毛,一下一下的,我扭过头,把头靠在她的小手上,我看见站在旁边的琪琪爸爸,他好像哭了又好像没有,只是阳光照在他脸上,貌似有一颗闪闪发亮像水晶般的泪珠。

会画画的张奶奶

张奶奶是我们的邻居,据说她曾经是北师大的学生,文革时候插队到山西,一直到前些年退休才回到北京老宅。

她老伴儿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张奶奶和儿子住在一起。张奶奶的儿子经常出差,她闲来无事就开始学画。要说这艺术天分可不是谁都有的,可偏偏张奶奶就有,她才学画一年,就可以给我画像了,作为她的专属模特,张奶奶为我画了N幅画,或站着,或坐着,或躺着,形态各异,连我看了都觉得我李狗蛋怎么这么帅气呢?

张奶奶的儿子是个设计师,世界各地到处飞,一提到这个儿子,张奶奶就非常自豪:“我这个儿子从小就没让我们操过心,懂事儿又能干。”只可惜,这个懂事儿又能干的好儿子至今未娶,害的张奶奶想抱孙子都抱不成,只能抱我这只猫孙子过过瘾。

要说我这只猫的日子过得可不要太舒服了,有李阿姨照顾我,还有张奶奶给我画像,生活可真美好呀。可是生活再美好,也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那天天气阴沉沉的,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蝉声一波接一波,叫得让人心烦。我很是焦躁不安,在屋子里上蹿下跳的。李阿姨说我闹妖儿呢,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今天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傍晚狂风四起,眼看一场暴雨就要来了。我的第六感让我再也待不住了,趁李阿姨一个没留神,“嗖”地一下窜了出去。外面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迎面而来,我以博尔特百米跨栏的速度直冲向6号院张奶奶的家。

我一跃而起,翻墙而入,隔着玻璃窗看到张奶奶倒在了地上。坏了,我的第六感真的灵验了,这可如何是好呀!

我扯着嗓门儿狂叫“喵!喵!喵!”隔壁的孙大爷被我的声声惨叫惊动,他推门而出,看到我的爪子在拼命地挠张奶奶家的窗户,他以为我发疯了,大叫一声“李狗蛋,你干吗呢?!”

我一听是孙大爷的声音,马上跳到他面前叫个不停,就在孙大爷要踹我的当口儿,我又窜到了张奶奶家的窗户上,孙大爷跟着过来,借着灯光看到了昏倒在地的张奶奶,他顿时全明白了。

“狗蛋儿呀,多亏了你呀!”说完,孙大爷赶紧招呼其他街坊推门而入,120很快就来了,张奶奶被大家送上了救护车。

我抖了抖浑身湿透的毛儿,松了一口气,老天保佑张奶奶平安。

过了几天,李阿姨带着我去医院看望张奶奶,路上她一个劲儿地表扬我,害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李阿姨跟我说张奶奶抢救过来了,已经脱离危险期了。我听罢,心里这叫一个高兴,“今儿我是真呀真高兴!”

到了医院,我们看到了张奶奶的儿子,他已经从外地赶回来了。他抱着我,摸着我的圆脑袋夸我“狗蛋儿啊,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呀!”我冲他“喵”地叫了一声,表示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看到了病床上的张奶奶,她样子很虚弱,憔悴了许多,见到我,非要挣扎着坐起来。

我柔顺地趴在她的床边,张奶奶就这么看着我,她的眼睛湿润了,一颗颗眼泪滴在了我的身上。我舔着她的手,安慰她。张奶奶仿佛感受到了我的安慰,含着泪对我说:“狗蛋儿,等奶奶好了再给你画像啊!”

雨过天晴,又是一个艳阳天,我四脚朝天继续趴着,突然诗兴大发,于是创作了人生第一首抒情诗“阳光明媚,适合午睡。”

这就是我,一只叫李狗蛋的美国短毛猫。

上一篇:错过的青春,错过的你 下一篇:没有了